(English) Deal 2

One world aus2

(English) Deal 1

One world aus
微信截图_20150907132713

聯合國告誡歐洲:對待難民要給人尊嚴

%e5%be%ae%e4%bf%a1%e6%88%aa%e5%9b%be_20150907132713

【歐盟須做更多】

迪雅裏克在接受《今日俄羅斯》電視臺采訪時說:“現在的焦點應該放在保護生命和人的尊嚴上。目前有數萬甚至數十萬難民以及一些移民,要麽越過地中海,要麽穿過歐洲。處理這些人帶來的問題時需要遵循相關的國際公約。”

迪雅裏克認為,包括意大利、前南斯拉夫國家、馬其頓、希臘等歐洲一些國家承受了過重的難民壓力,而一些國家分擔的相對要少。他希望歐盟找到更加公平的分配方案。

“他們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在面對難民潮湧入時,應該報以這些人更多對人權和尊嚴的尊重,而在這方面歐洲顯然可以做的更多。”迪雅裏克說。

顯然,迪雅裏克言下之意是,歐洲國家面對難民問題,不應該相互推諉責任,強行阻攔或是物理隔離。對待難民問題要尊重人基本的人權和尊嚴,歐洲各國應該合作分攤任務,合理疏導解決危機。

【聯合國的作用】

迪雅裏克表示,在法理方面,自1951年起聯合國就通過了有關難民的公約。有關國家都清楚那些法律是什麽、需要如何執行。

然而,迪雅裏克認為聯合國在一些方面也無能為力,“所謂標本兼治,我們需要解決難民問題的深層根源——敘利亞危機、伊拉克戰亂,以及在敘利亞、黎巴嫩、約旦、土耳其等地開展人道主義行動所面臨的資金匱乏問題。我們沒有錢為那些敘利亞難民提供充足的住處和避難所。”

迪雅裏克強調,聯合國一直以來都努力在難民問題上發揮作用,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聯合國難民署)正在第一線工作,在希臘的一些島嶼,在巴爾幹半島國家的邊境地區,在意大利,和當地組織一道,試圖幫助和解決那裏的難民潮問題,試圖向那裏輸送食物和水的援助。

“我們正在從事的工作就是讓那些有相應責任的國家加快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分擔危機的壓力,待人以尊嚴。那些人千山萬水長途跋涉就是為了謀求一份安全,他們害怕受到迫害和侵擾,他們需要被正確的對待。”迪雅裏克說。

【是難民不是移民】

在被問到如何看歐盟高級官員屢屢用“移民”定義湧入歐洲的難民群體時,迪雅裏克說,移民和難民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類別。難民是為了躲避戰亂、暴力和迫害離開家園的人。根據聯合國難民公約,這些人有權利被安置和妥善對待。而移民則是另一個問題,移民地位需要通過一般性的移民申請程序獲得,不同國家獲得移民身份的方式不同。

“不管是媒體還是政客,我們必須要確保自己使用了正確的表述,”迪雅裏克說,那些難民是在逃離戰爭和痛苦,“目前的地中海地區,需要國際社會一起加強努力解決敘利亞沖突、消除伊斯蘭國及其他極端組織的威脅,這是歐洲當前難民潮形成的真正原因。”

迪雅裏克透露,在即將舉行的聯大會議間隙,聯合國將召開一個有關難民和移民問題的特別會議,主要商討如何解決歐洲難民潮問題。他特別強調,歐洲難民危機需要那些人員流出國、中轉國和目的地國一起攜手應對,合力化解。

據聯合國數據,今年年初以來,已經有超過30萬人取道地中海偷渡前往歐洲,其中至少有2600人在途中命喪大海,而安置激增難民、解決難民就業、難民遣返及種族犯罪事件增多等,成為困擾歐洲的難題。

 

文章源自網絡

448a5bd66d0d179bcd8a11

告別紙質護照 澳大利亞即將啟動“雲護照”系統

澳大利亞10月28日,外長畢曉普說,澳大利亞人可能很快就可以不用帶上紙質版護照去旅行了。

據《堪培拉時報》報道,傳統的護照讓位於“雲護照”這一理念在堪培拉舉辦的“編程馬拉松”活動上被提出。“我們認為它會全球化,”畢曉普說。

“雲護照”通過在線存儲護照持有人的身份和生物數據,進而進行數字化檢查。畢曉普承認,將個人信息進行雲存儲必須符合安全標準。如果“雲護照”得以推廣,就意味著澳大利亞人護照遺失或被盜的風險顯著降低。澳大利亞外交和貿易部(DFAT)的數據顯示,2014年到2015年,該國遺失和被盜的護照高達38718份。

澳大利亞從2005年開始推行“電子護照”,即在護照中嵌入芯片,存儲著旅客的數字照片、姓名、性別、出生日期、國籍、護照號和護照到期日期等信息。

轉自網絡

Glenn Stevens, governor of the 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 (RBA), tells business economists in Sydney on July 26, 2011 that Australian consumers have been saving and not spending in recent years. Stevens said the higher savings rate is the result of people being more cautious after natural disasters, speculation that interest rates will rise, political arguments in Australia and uncertainty about the global economy.  AFP PHOTO / Torsten BLACKWOOD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TORSTEN BLACKWOOD/AFP/Getty Images)

澳儲行行長:儲銀下一步利率行動是減息

澳洲儲備銀行(RBA)行長史蒂文斯(Glenn Stevens)今日在墨爾本的一個會議上說,如果利率不久後有變化,澳人看到的將是減少而
不是增加。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史蒂文斯周四是在墨爾本研究所主辦的經濟和社會前景會議上發表此番言論,他還為儲行沒有因為商業銀行最近加息而補償消費者做辯解,表示大部份家庭可以吸收利率的變化。

史蒂文斯在會上說,澳洲幾大銀行近期增加抵押貸款利率的決定,抵消了今年儲行降息程度的四分之一。

他說:“問題是最近的抵押貸款利率變動是否導致金融狀況變得‘過緊’。” 他表示,銀行的加息舉動對自住房的浮動利率有影響,但對固定利率貸款沒有任何影響,對於房市投資者,最近各大銀行的加息抵消了儲行今年降息的效果,這部份貸款也是增長最快的部份,商業貸款的利率則沒有提高。

史蒂文斯還表示,采礦業以外的經濟情況一直在緩慢改善,並沒有惡化。他說:“所以抵押貸款利率增加並未給整體經濟帶來嚴重負面影響。我們仍在增長。如果增幅再強些會更好,但是過去一年非礦業經濟的就業有了可觀的增長。”

利率需要繼續保持低位,並可能會再次下調。官方現金利率目前是2%。

史蒂文斯在會上說:“如果短期需要改變貨幣政策,它幾乎肯定是寬松,而不是緊縮。”

史蒂文斯表示,目前的抵押貸款利率增長是從最低點開始,這是目前任何借款人都能看到的,並且市場上仍有許多抵押貸款利率不超過4%。他還初步認為銀行上調房貸利率不會對宏觀經濟效帶來較大影響,但儲行董事會會對此保持密切關註。

20140520102704_36930

第三季度 澳洲國際學生產值創歷史新高

截至9月的今年第三季度,來澳留學生為澳洲經濟貢獻了52.5億澳元,達到季度產值歷史新高。
澳洲統計局(ABS)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國際留學生帶來的經濟收入為52.5億澳元;使得今年該行業財政破記錄的達到187.7億澳元。
澳洲國際教育協會執行董事哈尼伍德(Phil Honeywood)說,海外學生對澳洲教育的高需求是受到了多方因素的推動——較低的澳幣匯率;競爭國家尤其是英國的嚴格簽證政策;以及大學排行榜上澳洲大學持續的良好表現。
奇怪的是,統計局看漲的國際教育收入數據與移民局那裏下降的學生簽證數據看似矛盾。數據顯示第二季度學生簽證的數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1%,其中部份原因歸於移民局對來自印度、尼泊爾和越南的不實學生簽證申請采取強硬方式對待。這是自2009年以來第一次簽證數量下降。
哈尼伍德說,增長的財政收入和減少的學生數量這個看似矛盾的情況,應該可以解釋為介於大學預科和高等大學教育之間的“儲備”學生數量較大,加上上漲的費用等帶來了整體教育收入的增加。
澳洲聯邦政府將國際學生教育已確定為未來五大成長型行業之一,哈尼伍德說,這些正面的數字不應該看作是理所當然的。“我們已經有了關於項目和倡議的一個融合,並且已經取得了今天這樣一個出色的成績,但要保持這一勢頭仍然有一些問題需要解決。”
最近的部長級政府改組中,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任命塔斯馬尼亞自由黨參議員科爾貝克(Richard Colbeck)為國家第一任國際教育和旅遊部長。
8月份,澳洲有56萬6013名持學生簽證的全額自費留學生,其中26萬2000名在大學註冊,其余就讀於職業和英語語言學院、學校和非獎勵學習項目。
墨爾本大學現擁有最多的國際留學生,達1萬6140名;國際留學生占比達29%,為全澳最高。

 

Top